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正文
打造人工智能高地,上海可以发挥哪些优势?
发布时间:2017-09-08


  上海发展人工智能,具备极为优良的条件基础,如能充分发挥综合型、开放性的战略优势,促进能够影响全球人工智能科技创新的引领型发展,就可以为全球科创中心构筑最为关键的基石。

  大时代:“智能4.0”正在开启“超级创造力经济”

  最近50年来,科技创新及其对经济的牵引作用不尽如人意。经济学家罗伯特·高登的研究表明,因由科技创新,美国经济表现在1920~1970年最为突出。经济学家泰勒·考恩认为,“除了看上去很神奇的互联网以外,广义的物质生活层面并没有跟1953年差很多……尽管生活是比以前好很多,但是,改变的步伐明显比过去的两三代人慢多了”。诺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指出:“创新萎缩是1972年之后失业率上升和工资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

  可见,人们的创造力开发不足,科技带来的潜在好处远未被充分利用。这一次,问题可能出在我们自己本身——适应百万年缓慢自然进化速度的大脑——需要新的“主动进化”:人类智慧与机器智能的结合。

  由是,单从“技术工具”、“产业经济”角度来定位人工智能,都可能是不全面的。人工智能可能正在开创一个生命进化意义上的全新的智能时代,将深刻而全面改变未来的人类社会面貌。

  智能的核心在预测,预测的关键在记忆。从生命进化而言,智能发展已历经DNA遗传、可调适的神经系统、人类大脑新皮质和语言这三个时期。未来将进入针对每个个体进行全息记忆、极速学习、超级创意的智能时代。

  首先,大量工作自动化,将人们从3D(肮脏Dirty、危险Dangerous、枯燥Dull)性质的劳动中解脱出来,进而更多地投入到创造性活动中。人机智慧协作将会创造出更大的市场需求。

  其次,人机智慧协作将极大提升生产效率,有效改善人均产出增长缓慢的境况。人机智慧协作将可能充分挖掘各类新技术提高生产率的巨大潜力。

  再者,人机智慧协作将能更好地记录、分享和提升体验,更广范围地交换思想,进而加速新知的创造、传播和应用。通过智能化的信息网络,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分享即刻体验和思想火花,并能将海量的各类数据转化为易于传播、学习和使用的信息和知识。

  最后,人机智慧协作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文化新样式、经济新形态和社会新结构。基于虚拟现实、脑机互动、神经美学等,新的文化样式将被创造并成为“第八艺术”、“第九艺术”。人工智能赋能于人,个人的创业与就业更加灵活方便。

  作为一种赋能技术,人工智能的发展,不是为了替代人,而是为了成就人、成就每一个人,人机智慧协作将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

  大生态:发挥上海综合开放的优势

  面对前所未有的重大变革,作为崛起中大国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应该也能够成为未来世界智能经济、智能社会和智能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这需要上海围绕支撑国家战略、引领区域发展和促进智能治理,充分发挥综合性、开放性优势,养育形成对人工智能发展最完善的科研转化平台、最高效的应用领先市场、最适宜的创新生态环境、最包容的新锐多元文化、最优良的社会治理体系。

  一是发挥学科齐全、领域丰富的优势,打造脑与智能领域“尖端交叉学科群”。大脑之于人工智能,犹如鸟之于飞行。人工智能的发展离不开ICT,也离不开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等学科。从智力提升的角度而言,未来人工智能主要将持续提高计算力、分析力、理解力,上海要加强算法、芯片、数据、存储等方面的研发部署,同时要高度重视脑、认知、纳米、语言语义以及复杂科学等的协同支撑,充分发挥上海在脑科学、集成电路等领域累积性优势,形成以类脑计算为特色的智能学科群。

  二是发挥创业活跃、分工精细的优势,打造智能领域“新兴职业创生地”。当重大技术浪潮来临时,新职业往往首先诞生在大都会,然后向周边及其他地区扩散。据统计,90年代以来,已经出现了超过1500种的新工作;2014年,英国已有6%的人在新兴领域工作,而伦敦则更为突出,比例为9.8%。上海应密切关注人工智能对就业、职业和创业的深刻影响,注重“零工经济”、“自由职业”的发展,尤其是将可能创造出的新职业、新岗位、新工种。如人工智能“训练师”、人机协同“教练”、数据清洗“审核员”、智能服务“体验者”和“反馈者”等。针对新职业展开及时调查、统计和分析,不断更新职业目录,探索形成必要的岗位规范和执业资格。

  三是发挥产业多样、应用广阔的优势,打造智能产业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企业簇”。上海在汽车、飞机、集成电路、成套装备等制造业以及金融、商贸、物流、生活服务等服务业,未来需要应用人工智能的场景极为丰富,同时上海在智能芯片、类脑计算、机器人等领域,不仅集聚了大量国内外重量级企业,还持续涌现一批又一批细分领域的初创企业。上海需要将行业应用与前沿拓展充分结合,围绕智能生态链和生态圈,造就一批专业化“隐形冠军”企业。

  四是发挥市场活跃、时尚多元的优势,打造世界级智能产品“首秀场”。经济中心城市,往往是创新产品的“首秀场”。伦敦诞生了火车机车、抽水马桶等,世界上第一个电子游戏、第一声移动电话的问候等都源自纽约。上海居民具有很高的科学素养和文化修养,这成为智能创新产品的重要市场和文化基础。要鼓励和发展面向智能创新产品的展示展览、互动体验、会谈洽商、交易撮合、商务法律等服务,使上海成为国内外智能产品和服务发布、体验和应用的“首选地”之一。

  五是发挥金融充裕、贸易自由的优势,打造“国际智能人才港”。结合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等建设,利用改革创新试验最丰富的优势,加强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的互动发展,在促进贸易自由化过程中突出知识流动、创新创业的便利化,以资本和市场的力量来凝聚人才、服务人才、发展人才。与国际顶尖智能院系合作,创新教育培训机制,培育智能尖端和实用人才;探索进出方便、来往自由的国际智能人才交流机制,为国际化智能人才在就业保障、医疗医保、子女教育等方面创造国际接轨的环境;在限定区域探索学术信息开放机制,高频次举办各类智能领域学术科研与产业创新研讨会交流会,鼓励和支持优秀科学家和企业家积极参与相关国际组织活动。推动上海成为聚天下智能英才入华“首站地”、选国内智能优才关键“竞技场”,逐步成为国际化智能人才的集聚地、流动站和创新创业“母港”。

  六是发挥社会组织发育良好的优势,打造引领未来智能社会发展的治理新体系。鼓励和发展能够缩减“智能鸿沟”的社会组织,帮助不适应人群认知、接触和使用人工智能并分享其带来的好处和利益。探索以公共利益为导向的税收鼓励项目,引导更多的企业利用人工智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减少人工智能带来的社会摩擦,避免财富的进一步过度集中。优化和改善社会保障体系,适时开展“全民基本收入制度”研究和试验,适应人工智能对就业方式、创业模式带来的新变化。开展前瞻性的人工智能伦理和法律研究,加强国际化对话交流,为未来智能社会新规制奠定研究和实证基础。

  七是发挥文化多样、开放包容的优势,打造智能文明的“先锋城”。伟大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经说过:“世界人口中还有2%~3%的人,他们既不属于过去(意指农业时代),也不属于现在(意指工业时代)。……他们是人类的先头部队”。托夫勒在写这句话的时候,还指的是纽约、伦敦和东京等。今天,上海也要力争加入到这2%~3%“先锋人类”重要集聚地的行列之中去。进一步发挥“海纳百川”的文化包容性特色优势,让那些世界上特质优异的人士来到上海都感到不陌生,以文化与科技的深度融合,促进人工智能建造新生活、创设新艺术、传播新文化、开启新文明。(作者 李万)
【来源】上海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