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正文
松江与临港集团“区区合作、品牌联动”,推进市郊乡镇老工业地块转型升级
新桥模式:把园区交给懂市场的行家
发布时间:2017-06-19
  5月以来,松江新桥镇农村集体经济联合社的3万多名社员,陆续从自己的存折上拿到第七次分红。这一次的分红金额为4524.22万元,全体社员人均每股份额分配现金22.5元,总额与人均两项指标均位居松江全区第一。

  社员分红越来越高的背后,是新桥镇集体经济“蛋糕”越做越大。去年,联合社下属的新桥资产公司持股40%与临港(集团)投资公司联合出资组建的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区发展有限公司成功上市后,新桥镇集体资产持有股本5435.95万股,按现市值已达11亿元左右,达到了当初出资额4000万元的20多倍。

  这正是松江区与临港集团“区区合作、品牌联动”的产物——临港松江科技城发展带来的红利。更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在松江区的九亭镇、佘山镇、中山街道等地,临港松江科技城的一个个新园区纷纷开工建设,宣告“新桥模式”正在向周边大规模地复制、推广。

  “这既是市郊乡镇工业园区转型升级的成功样本,也是上海开发区全面贯彻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积极探索”。毋庸置疑,“新桥模式”将创造更多欣喜。

  各方形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

  5月23日,科技城的科技绿洲二期开工,位于松江九亭镇;5月24日,临港松江科技城(中山)科技园开工,位于松江中山街道;5月27日,在G60科创走廊边上,科技城重点打造的“世界最长城市产业长廊”——拉斐尔云廊一期结构封顶,将成上海外环外最大规模商务楼宇群;6月中旬,佘山文化绿洲也将开工……

  这一个个动作,意味着“新桥模式”已四处开花。而这背后,正反映了市郊乡镇老工业地块转型升级的迫切愿望。据透露,早在几年前,看到临港松江科技城的发展态势,新桥镇周边的几个街镇纷纷伸出橄榄枝,希望由临港松江科技城团队来承担老工业区块二次开发的规划、招商建设。如今,这些街镇终于得偿所愿。

  在10年之前,新桥镇主动找到漕河泾,希望能够合作开发镇里的产业园区,还是一个大胆之举。这一设想,后来得到了松江区的大力支持和推动,并成为了全市首个“区区合作,品牌联动”的试点案例。

  如今,临港松江科技城连年保持50%以上的高速增长态势,目前园区每家企业平均占地仅1.2亩,已开发地块亩均税收是松江全区平均水平的近20倍。去年,在全市104产业区块的开发区综合评价中,其发展速度指数位居第一,发展质量指数排名第二,营收产出、“四新”发展、地均税收、资源利用等指数均列前十强。

  临港控股的总裁,也是临港松江科技城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丁桂康告诉记者,新桥模式,开创性推动国家级开发区与一个乡镇的携手合作,把优势资源导入到地方,可以说是上海在新世纪的一项重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践。

  记者发现,在新桥模式里,政府、园区、农民、企业抱团发展,形成了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做各自擅长的事情。2007年,漕河泾松江园区由新桥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漕河泾开发区共同出资,各占49%和51%的股份,实现国有资产与镇级集体资产的捆绑。漕河泾开发团队,在招商引资、筛选项目、服务企业等方面比地方政府更为专业。而新桥镇和松江区政府则腾出更多力量,积极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把园区交给懂得市场的行家里手,被认为是临港松江科技城成功的最大奥秘。最近两年,园区重点推进3D打印产业发展,已集聚了德国slm、联泰等优势企业,已成为全市3D打印企业最集聚、产业生态最完善的产业园区。

  为何能在短时间内吸引大批3D企业落户?有一个生动案例,颇具说服力。当时,德国slm的总裁一行到上海来选址,杜玉梅博士和她的团队负责接待,他们为此提前研究技术路线,专门制订了英文方案,在现场用英文讲述3D产业领域的政策、现状等,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使双方成功建立起了产业领域的共同语言。就这样,仅仅考察交流了两次之后,德国slm就敲定落户临港松江科技城。

  把有限资源优先供给创新企业

  几年来,紧跟产业的发展趋势,临港松江科技城围绕“产业成链、企业成群、功能集聚、服务集成”的目标,一步步做实产业基础。

  一边,临港松江科技城在快速崛起,另一边,园区内的一家家创新型企业也在成长壮大。这些企业纷纷遇到“成长的烦恼”——缺土地、缺空间。

  纳恩汽车,就是一个例子。这家公司于2009年创立,专注于“车身周边”开发,以“无钥匙一键启动”技术和产品起家,现在拥有行业领先的汽车电子生产线。这几年来,这家科技型企业的业绩突飞猛进,去年销售额达到3亿元,净利润4000万元,今年净利润更有望达到7000万元。

  “2010年,刚落户园区时,纳恩汽车只租了一处很小的底楼场地,但很快,随着业务量的攀升,公司又拿下了园区二期新建的两层楼面。不过,到了现在,他们的场地又不够用了。”临港松江科技城公司总经理助理杜玉梅博士告诉记者,最近,经过园区的牵线搭桥,新桥镇推出了刚回购的45亩存量工业地块,接下来将让纳恩汽车在更开阔的空间里大展拳脚。

  无独有偶。园区里的一家服装类自主品牌企业之禾公司,也在快速成长中一次次拓展空间。最近,新桥镇一处120多亩的回购地块又将成为之禾公司的新厂区。

  淘汰落后产能,把有限的土地资源优先供给科技型、创新型企业。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新桥镇镇长钱峰告诉记者,最近两年,该镇关闭了一大批传统制造业企业,比如金属加工类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物流仓库等,共回购300多亩存量土地,接下来将优先供给临港科技城里需要扩容的优质企业。

  “当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能仅仅放在资源端。在我看来,土地空间未必是决定性的,毕竟,这是可以从存量中挖掘出来的。”丁桂康告诉记者,目前,在松江区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双方正通过存量盘活、区域联动、生态环境改善等来拓展空间,以进一步助推科技创新型企业的聚集、壮大。

  优化服务是最大的供给侧改革

  最近,赣锋锂业签约落户临港松江科技城。该企业是国内锂行业的“第一股”,接下来将在临港松江科技城购买一栋楼,打造公司在华东地区的销售、研发、国际交流基地,届时会有50多位博士、500多位职工到这儿来办公。

  “对一个产业园区来说,优化服务就是最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丁桂康坦言,自己并没有将这次签约作为一场购楼的买卖行为,而是将其作为园区招商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次尝试。

  围绕这次签约,临港松江科技城已经开始了多重部署。首先,园区打算以该企业为主体,组建新能源锂行业的协会,以其影响力吸引产业上的企业、科研单位等各种要素集聚到园区来。其次,园区将对接国内和海外的新能源锂市场,将各类平台集中到上海,力争在三年内使这一产业销售额达到15亿元。同时,园区还专门辟出了一幢“博士楼”,供赣锋锂业的50多名博士居住,“这两年,园区自筹15亿元建造了2200多套公租房,我们希望此类创新人才成为公租房的入住主体。”

  另外,园区还将打造新能源锂行业的孵化基地,探索“你创业、我投资”的方式,吸引一个个小型创业团队,到这里实现创新、创业的梦想。一些团队要是有好的科研方向,孵化基地可为其提供三五万元,帮助其先在园区里注册公司,一旦有成果出现,基地还将进一步投资或收购。

  导入要素,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实现共赢——关于“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临港松江科技城一直在努力。前不久落户园区的谷歌AdWords(关键词广告)体验中心,也被丁桂康认为是这种努力的体现。这个体验中心将依托谷歌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技术和数字营销方法,引导松江企业运用数字技术提高运营效率、加速产品升级、锻造国际品牌,从而帮助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

  而纳恩汽车公司最近不仅获得新的土地空间,还将成为园区产业基金的第一个投资项目,获得包括社会资本在内的6000万元融资,接下来将进入更快的发展阶段。园区刚成立的这支产业基金,目前已募集1.26亿元资金,接下来将专投智能硬件产业领域的企业,以助推这一产业在园区的集聚、壮大。

  “新桥模式”的拓展延伸,被寄予厚望。松江区委书记程向民透露,当前,松江区正在全力推进G60科创走廊建设,其中,包括临港松江科技城在内的“九科绿洲”就是龙头。该项目地处松江环境乱象最严重、情况最复杂的九亭、新桥等四镇交界处,接下来,临港集团与松江区将携手打造产城深度融合示范区、城市有机更新实践区,使之成为镶嵌在上海外环绿化廊道上的一颗璀璨“翡翠”。(记者 黄勇娣)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