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动态 > 正文
在创业沃土上海,他们淘到“真金白银”
发布时间:2017-07-17

海外创客往往身兼数职:不仅是管理者,而且是互动者,同时还是推销员。文化上的隔阂乃至误解,是他们创业之路上一个无法回避 的现实挑战。(王树良 摄)

  上海,一座人来人往的国际化大都市。

  过去,它曾被视为“东方冒险乐园”,是西方商人“淘金亚洲”的重要一站;现在,它集开放、包容与进取为一身,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海外一流创新创业人才纷至沓来。

  目前,申城常住外国人逾17万人,其中不少是“自带行李”来沪打拼的海外创客。他们中,有怀揣梦想、憧憬未来的白人青年,有意欲搭乘中国发展快车的返乡客,还有手握关键技术的高端科研人士……

  在上海这片创业沃土上,这些不同肤色、不同背景的人,会书写什么精彩故事?他们能淘到怎样的“真金白银”?

  新西兰人雅各布

  让英式橄榄球“落沪”

  21岁的英式橄榄球培训师雅各布,从新西兰第一次来到上海,竟然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一出机场就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不是温度的问题,而是人多,四周热气腾腾。”雅各布告诉记者,新西兰全国只有400多万人,相比上海2400多万的常住人口,显然要宁静得多。

  充足的人气,带来了更多的市场机遇。2016年,七人制橄榄球(英式橄榄球的一种形式)登陆里约奥运会。雅各布意识到,这是向全世界推广英式橄榄球的重要契机。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和前期准备,今年年初,雅各布迈出了“拓荒上海”的第一步。

  “上海整个城市的消费能力已经接近欧美发达城市的水平,市民对体育、健身的需求越来越重视。”雅各布的中方合伙人之一、上海恩弗体育文化中心联合创始人乐琪文认为,作为一项具有很高锻炼价值的运动项目,英式橄榄球进入上海恰逢其时。

  7月的上海,暑气蒸人,此时的南半球正值冬季,但雅各布一点也没有水土不服。这天一大早,他轻车熟路地搭乘地铁,从宝山大华来到杨浦新江湾城。地铁站出来后,小伙子麻利地掏出手机,一扫一点,“咔嚓”一声,随即骑走一辆共享单车。骑行约1公里后,就到了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生活广场上课点。

  橄榄球、障碍物、球门、秒表、计时器、音响……一众教学设备摆放到位后,下面就是迎接学员进场。恩佛体育的培训课程主要面向少年儿童。通过观察,雅各布发现:跟新西兰的同龄人相比,中国小朋友的体质弱一点。因此,他们通常需要多5至10分钟的热身时间。

  体质的不同可以采取补救措施,思想观念上的差异却令人困惑。“一些孩子报了一个单元的课程,但有时候学校作业一多,家长就会打电话来取消当天的橄榄球培训,理由是做作业比体育锻炼更重要。”雅各布介绍,英式橄榄球是个集体运动项目,本来应该是8个小朋友一起上,临时缺少一人,结果就不得不只是教一些简单规则和技巧了,教学目标很难达到。

  为了让英式橄榄球更好地“落沪”,雅各布和创业伙伴们往往身兼数职:不仅是公司的管理者,而且是体验课上的互动者,同时还要承担市场推销员的重任。但是,文化上的隔阂乃至误解,令恩弗体育的开拓之路面临意想不到的挑战。

  在中国,绝大多数人对橄榄球运动并不了解。有过简单接触的人,也常常会把它与危险、野蛮画上等号。“橄榄球运动在英美和大洋洲各国广受欢迎。一方面,它可以激发运动激情、增强人的体质;另一方面,它能更好地塑造人的性格与团队合作意识。”雅各布强调,小孩子玩橄榄球不仅安全,而且是有益成长的。

  “创业的压力比想象中大,但并不总是单打独斗的。”乐琪文表示,作为海外创新创业的一个项目,恩弗体育文化中心在宜川路街道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支持下,顺利地找到了一块办公场地。而为了支持橄榄球运动的公益推广,有关方面还给予了免除一年租金等待遇。

  现在,恩弗体育文化中心已设立7个教学点,接待学员人数逾2000人次。“希望10多年后,我教出来的中国橄榄球运动员能够站上奥运会赛场,并且战胜新西兰队。”雅各布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大梦想。

  美籍华人钟力强

  没有碰撞就没有点子

  “我想重新变成一个中国人的样子。”人到中年的钟力强,这样解释来上海创业的原因。

  原籍广东珠海的钟力强,高中毕业后就赴美求学,先是学会计,然后又读了MBA。之后,投身一家美国知名化工企业,一做就是7年。

  突然有一天,钟力强觉得自己“很久很久没回家了”。于是,为了能够真正回到中国生活和工作,钟力强于2015年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先是为波士顿咨询工作,一年后被朋友拉出来创业。

  在他看来,一流人才工作和创业的首选之地就是中国、就是上海。“美国绝大部分地区地广人稀,没有跟人接触的机会。没有思想的碰撞,就没有点子、没有方向。而在上海,我一个星期就可以跟不同的朋友见几次面。”钟力强认为,中国式的人际关系网络比较紧密,更利于创新创业交流。

  眼下,钟力强的创业项目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这是一个类似“大众点评+知乎”的新型手机APP(应用软件),名字叫DeeDao,取音自“地道”。

  “在知乎里,人们传来传去的知识相对正式、跟学习、工作的关系更紧一点。我们这款APP想从公的这边往私的那边挪一点,聚焦吃喝玩乐多一点。但跟大众点评着重于拉拢商家有所不同,我们是从消费者体验这端开始做起的,先不管商家进不进平台,而更着重消费者的体验、推介和评价。”钟力强告诉记者,自己对DeeDao的发展前景很有信心。

  这种信心,不仅源于错位竞争意识,而且依托于分工明确又精诚合作的创业团队。在这家初创企业里,核心成员由三人组成:钟力强负责市场,另一位美籍华人刘在刚负责技术和产品研发,公司其他事务则交由一位上海本地人士管理。同时,公司的管理和营销业务放在上海,但产品的一线研发任务是在河南郑州完成的。

  “上海人多机会多,但要找到真正志同道合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郑州技术团队的执行力比较强,且用人成本相对低一些,所以最终选择聘用他们。”钟力强认为,手机APP看起来是一个技术产物,但成功的关键在于运营、推广以及商业模式是否可行。

  这种信心,还基于自己可以“重新变成一个中国人”。钟力强感慨,“洋人”来上海创业,人生地不熟,风险确实更大。但海外华人回国后,相对来说可以很快地适应当地节奏。

  “我来到上海后,觉得生活的转变、个人的调适并不难。这可能与上海融中国传统和国际化氛围于一体有很大关联。”钟力强认为,这是上海汇聚、培育国际一流人才的重要资本。

  澳籍科学家颜晓勇

  平台扶持比给钱有效

  四个黑色塑胶“巨手”,挣扎着从真空玻璃箱中探出。一旦启动高比容钽粉的制作,它们霎时就变身为工作人员的灵巧助手。

  位于军工路上的上海环保科技园,其实就是一栋不高的小楼。一楼,有一家名为奥勇的新材料科技公司。这是中国国内唯一能批量生产超高比容纳米级钽粉的企业。与国际同类产品相比,有20%的降价空间。它的创办人是来自澳大利亚的颜晓勇博士。

  初次见面之时,颜晓勇正在机器旁专注地指导操作员解决问题。喊了几声,他才注意到记者。作为上海“千人计划”专家,颜晓勇博士具有20年的海外知名大学、国家级研究所、世界500强企业研发中心的工作经验。

  从科学家到创业者,要经历怎样的转型?颜晓勇给出的答案是“水到渠成”:“我是从昆士兰大学离职后回到上海创业的。当时,我的实验室研究成果已经获得科学原理验证,接下来本该由工程师背景的人进行产品转化。但我觉得,自己可以向这个更具挑战性的领域进发。”

  获悉颜晓勇的这一设想后,杨浦区有关方面决定在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3310”引才计划框架中,给予积极扶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政府平台,他们的支持让我回来时没有遇到很多耽搁,回来后又可以专注地进行产品生产工作。”颜晓勇认为,这比给钱有时候来得更有效。

  据了解,纳米级钽粉广泛用于各种电子产品中,大到航空航天设备,小到普通手机。但它的制作过程比较复杂,能耗大,生产成本高,且对环境有所污染,故曾一度被视为中国军工企业和电子产业之痛。奥勇新材料科技公司的出现,弥补了这一遗憾。

  作为科技创业企业的带头人,如何实现自我超越是一个现实的挑战。“做科研是别人没做过的才做,创业某种意义上也是如此。短期内,创业者要自己养活自己,要能生存;长期来看,客户的期待、团队的运营,都要求你进一步做强做大。这是很锻炼人的。”颜晓勇认为,要把技术和企业做得更为精致,需要真正的工匠精神。

  “穿梭中美”的邱健

  海外创客要把心定下来

  归心谷董事长、协同资本合伙人邱健有三个家:一个在他现在的国籍所在地加拿大,一个在他的家乡中国上海,一个在美国硅谷。这几年,上海和硅谷是他往来最为频繁的地方,因为一头连着自己的初创企业,一头连着海外最重要的人才市场。

  1988年,邱健就前往加拿大进修研究生。2005年,他跟几个合作者在宝山开起工厂,搞起了当时还算时髦的微波通信芯片。“我们买了一块地,建了两栋楼。所有的研发生产、销售都在那。不到两年,销售额就突破了一个亿。”回忆起这段经历,邱健依然倍感自豪。

  不过,没过几年,这家公司就解散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初找的国有投资公司,跟邱健等人的理念很不一致。“国有投资公司希望你要听话、要按照他们的流程走,而我们这些海外回来的人不愿意被当成士兵看待,觉得投资者和经营管理者之间应该是平等的。这种文化理念上的冲突,比想象中来得激烈,最终就以合作分手告终了。”这段经历,让邱健现在想来还是有点耿耿于怀。

  之后,邱健又花了几年时间去做了一个机器人餐厅项目。从原材料处理、标准化的包装和配方,再到机器制作,然后到门店售卖,基本满足了中餐的标准化要求。当时,这个项目还成了申城媒体的一个聚焦话题。

  经过这两个项目,邱健积累了不少创业经验,“知道哪些坑需要避免”。于是,他决定打造一个海外人士来沪创业的服务平台:归心谷。其中,“归谷”既是硅谷的谐音,同时也是在提醒海外人士特别是外籍华人来上海创业,最重要的是把心收回来。

  邱健认为,海外人士在上海创业不会和想象中的一样简单、顺利。以归国人员为例,同样要经历一个文化再融入的关。因为你本身有了一半的海外文化,然后又掺杂了一半的中国文化。你希望美国的优点都能够在中国体现出来,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在华创业时一旦碰到具体困难时,就难免会有比较和抱怨。此时,就需要文化兼容的思想准备。

  把心定下来,是海外创客需要攻克的另一关。“你要不把心定下来,老想着挣快钱、捞一把就走,是做不好事情的。”邱健指出,中国的市场也好,全球创业也罢,都要用心去融入当地市场。

  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一流人才竞争态势,上海应当怎么办?邱健认为,一定不能坐等一流人才和创业团队上门来,而要主动去挖掘。

  “这项工作最好交给民间企业或机构去做。”邱健形象地解释,这就好比用人才吸引人才、用专家服务专家,效果不会差。

  当然,引进海外创业团队后,是否会取得预料的成绩,还会面临很多因素影响。为此,邱健一直呼吁,要给海内外创业者一视同仁的宽容。只要创客们是在用心做事,就算失败了也值得收获掌声。(记者 夏斌)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