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报道 > “科创争先锋”先进事迹报告会举行 > 最新报道 > 正文
贺荣明:镌刻中国产业的“光刻指纹”
发布时间:2017-06-28

贺荣明

  【人物名片】

  贺荣明:上海微电子装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02年至今,先后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国家863重大科技专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国家02科技重大专项等任务,围绕国产光刻机,组织团队“十年磨一剑”。



  在上海微电子装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超净车间里,占地三四十平方米的光刻机就像一个思想的巨人矗立在那里。这个由几万个精密零件、600万行代码组成的复杂系统,正是“把世界做小的工业母机”——小到手机、平板电脑,大到民航客机,都离不开芯片,芯片越做越小,用来雕刻芯片的光刻机却越来越复杂。

  十多年前,全世界能够实现光刻机商业化生产的,只有荷兰和日本的三家公司。直到2002年,光刻机被列入国家863重大科技攻关计划,由科技部和上海市共同推动成立上微公司来承担。于是,在浦东张江,贺荣明和公司最初几位员工,凭着一腔热血,开始了国产光刻机的研发和创业之路。

  作为迟到20年的后来者,那时国内懂行的人寥寥无几,国际上又对我国技术封锁,而当时所有的投入,在国际上只够造一个超净车间。

  那时,贺荣明在上海电气主要负责项目前期的战略规划,经手过大量技术引进和合资项目,常常是引进技术后要买图纸,买来图纸发现没有设备,有了设备不知道工艺诀窍,等买来工艺研发出设备,人家早就更新换代了!这些经历让他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市场终究换不来核心技术,要创新,只能靠自己。

  “不搞光刻机,就不知道我们的精密制造工业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有多大。”贺荣明记得,公司刚成立不久,他去欧洲和一些企业谈技术合作,德国工程师一脸严肃地丢出一句话:“就是给你们全套图纸,你们也做不出来!”

  面对薄弱的工业基础和人才的匮乏,上微将自己定位于光刻机的“顶层系统设计者”,确立了开放创新、集成创新的研发策略,通过产业链上位置的跃迁,来实现自主创新。就像苹果公司,零部件可以由合作企业提供,但系统设计和核心技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寻找供应商的过程,于贺荣明而言,更是一种为中国科技找回自尊的过程。起初,国外公司要么对于中国要搞光刻机怀疑、不屑,要么因为害怕遭到上微公司竞争对手的指责而战战兢兢。回首往事,贺荣明自我解嘲地说,那段时间,颇有点“拿着金饭碗讨饭”的感觉。

  今年3月,上微与全球光刻机制造商的“老大”——荷兰ASML公司,在上海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那一刻,贺荣明真切感受到了国际同行对中国科技的一份尊重。

  由于国内光刻机人才的匮乏和国际封锁,上微不得不从零开始,培养本土人才,在实战中培养年轻将领。公司与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大、浙江大学以“企校同体”的机制联合培养硕士、博士。同时在企业内部成立上微创新学院,由贺荣明和公司高管共同为员工们上课,把学校培养出来的通用人才“熔炼”成符合上微特质的特殊人才。

  贺荣明深知,一个人行动的强大和持久,一定是来自内心的强烈的价值认同。为此,他坚持把晚上七八点到十点的这段黄金时间,用来与公司技术骨干谈心,把上微的创新基因和文化价值植入每一位员工,化为企业创新的内生动力。一位曾经离开又回到上微的产品经理说:“从学生时代算起,做了十几年光刻机,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出来,这是对我青春的一个交代。”

  然而,让贺荣明觉得压力最大的事情不是单纯的科技攻关。尽管公司获得了政府的资金支持,但作为企业,如果不具备在市场竞争中的自我造血能力,是不会长久的,必须“沿途下蛋”。

  所以,在进行100纳米光刻机样机攻关时,贺荣明决定抽调一部分人员,研发另一种有望在短期内市场化的光刻机——先进封装光刻机,“当时的两线作战,给我很大压力。”

  事实证明,上微“赌”对了。目前,上微生产的先进封装光刻机累计交付几十台,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80%,同时占领了33%的国际市场,苹果手机中有十几颗器件是由“上微”品牌的光刻机制造的。中国公司终于加入了处在先进制造业巅峰的“光刻机国际俱乐部”!
【来源】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