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冥王星失去行星地位 >  媒体报道 > 正文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投了让冥王星下岗的票
发布日期:2006-08-21
分享到:

  24日,IAU(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大会上,劳师动众的,2500名天文学家的投票海选开始了。朱进对大会的5号决议投了赞成票。

  大会给出了行星世界的新章程。冥王星失去坐了76年之久的行星宝座,与谷神星及2003UB313成了太阳系的第一批矮行星。

  这位留着小卷发的天文馆馆长有两个称呼。除姓名朱进之外,他还以“astroid”(中文指行星)命名自己。在msn的签名档上,因着asteroid的称呼,朱进的小行星专家身份暴露无疑。但朱进喜欢这个称呼,也一直作为在清华BBS上的ID,在水木清华天文版,他是斑竹。

  除了两个称呼外,朱进也有两种身份。馆长、《天文爱好者》的主编。在此次IAU大会上,朱进不光是小行星专家,同时也是记者。每天,除开会,见天文界的老朋友,还忙着写稿子。“忙晕了”,朱进变得说话也简短起来。

  IAU大会,是国际著名的天文学家的一桩“共襄盛世”。每天下午3点,布拉格那正好是上午8点,朱进准时出现在会场。

  来自各地的天文学专家纷纷登台,将自己近两年的天文研究与众人分享。“记者”朱进不忘将大会上的动态发回来。

  8月16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下属的行星定义委员会正式提交了有关行星定义的决议草案。对于行星的定义,朱进认可的是尊重新发现。

  以往,在天文学的家谱中,“行星”这个字用以描述的只是以夜空中移动的光点为人所知的“游荡者”。在此标准下,水星、木星、土星,八大太阳系的行星逐渐被挖掘出来。冥王星是于1930年由美国人克莱德·汤博发现的,“在当时的天文观测水平和观测条件下,这很了不起。只是,冥王星不能算大行星,这是行星领域专业天文学家都清楚的事情。”

  “天文界是永远有着新发现的领地,而这些新发现有的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基本认识,”朱进指出随着天文人眼力的精准,一些“惹麻烦”的天体也出现了。齐娜的出现算是一个。

  近几年的发现迫使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感到,必须根据现在能够得到的科学信息对行星给出一个新的定义。于是24日便出现了的民主的投票决定。“投票中,很明显,对于行星的定义有一重要标准行星必须能扫清自己的轨道区域。冥王星的轨道与海王星及柯伊伯带上的许多大型天体的轨道都有交错,它的轨道区域显然没有扫清。

  24日的投票颇似天文学界一场盛大的party.不过,在朱进看来,给行星重新定义并不是此次天文学界惟一一桩大事。“近三年来国际天文学界在各方面都有了新的发现,此次大会上主要是各个专题的报告会,”在朱进看来,这才是大会的重头之戏。

  类似,当前国际上正在研制一批天文大设备、光学巡天项目等,从而将我们的探索视线投向更远的天地,也许太阳系、其他恒星的行星系统以及整个宇宙的认识,都将在未来又掀开新的篇章。

  发现五颗近地小行星

  有关行星的争议,经常会有人咨询朱进。因为朱进是国内惟一专注于做小行星的专家。

  做成了天文学家,完全是因为朱进在读书年代迷上了数学。只是,当时课外辅导数学的老师林盛然先生学的是天文,出于对“数学和天文不分家”的认识,朱进选择了北师大天文系。

  入了门才知嫁错了娘家,天文学更多的是与物理相连。

  而此时,朱进已痴迷上了天文。不过,后来在专业选择上,他还是选了跟数学关联较多的“天体测量与天体力学”。

  那时候,更多的人会选择“天体物理”。南京大学天文系博士毕业后,朱进开始了在国家天文台的研究工作。

  观测星空就可能会有新发现,然而在这位小行星专家眼里,一切远非如此简单。确认天体的物理性质、大小、密度、轨道,都是天文观测的分内之事。星空的璀璨、星光的黯淡,各种形色不同的星空图,在“北京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那保存了许多此类图片。

  “北京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开始于1994年,到2001年,共发现了获国家暂定编号的小行星2713颗,其中已有862颗获得永久编号和命名权。这个项目组便是由朱进主持的。

  在对数以百计的图片进行精密“确诊”后,这个项目组的一个大手笔便是,发现了五颗近地小行星。这几乎是目前国内发现的近地小行星的总数。

  近地小行星撞击地球?牵动了很多人的心。“近地小行星离地球比较近,撞上地球完全有可能,”朱进将自己工作之一归结为探清小行星的位置,避免太空惨案的发生。

  爱玩才会有新发现

  有好奇心才会有新的发现。在朱进那也可演绎成,“爱玩才会有新发现”。

  在研究过程中,除正规精密的确诊外,朱进还爱玩出些奇招。

  朱进爱玩电脑,他发现小行星的壮举,电脑也颇占了几份功劳。

  1995年5月,朱进所在的课题组观测到了第九号小行星。通过电脑,他把第九号小行星经过的区域切下来,一张张按时间顺序排列好。

  进而,朱进将其做成动画播放,清晰地看到第九号小行星在天上的移动。

  不停地播放、播放,突然,朱进捕捉到一个画面:第九号小行星好像长了个小尾巴,很小、很暗。仔细再看后,朱进发现并不止是一个小尾巴,原来在附近还有两个这样的小东西。

  朱进警觉起来,马上咨询国际小行星中心。给的答复是里面真有几个新面孔。

  “小行星”就这么玩出来了。“后来项目组还将这个游戏编成了电脑程序,更多的人都可以通过程序获得新发现。”

  不过,惯出奇招的朱进最希望还是发现根本就没想到过的东西,“尽管天文发现存在着一些机遇,那会是出乎你意料的东西,但我至今还没发现意外,”朱进有着十多年的天文研究历史,只是依然还留有遗憾。

  痛感国内天文教育落后

  天空的神秘与美妙敞开在那,就等着我们发现。只是,要想取得研究进展,观测设备尤为重要。

  2005年,中国天文学会2005年会的报告者向在场的众多天文工作者展示了一幅图画。展示中,中国自行研制的天文观测设备排成了两行,从陆地到太空,从光学波段到射电波段,中国天文观测的未来,雄心勃勃。

  不过,朱进也毫不避讳地指出,目前国内大部分天文研究工作是建立在国外观测资料的基础上,我们的观测仪器远不如国外先进。

  “这还不是问题的症结,主要还是我们的天文教育做的不够,”这恰恰是朱进感到的另一大憾事。

  这段日子,IAU大会上,各个专业的天文报告会轮番上阵,其中天文教育是不可缺的一部分。然而,令朱进较为懊恼的是,类似专门的天文教育报告会上没有中国天文学家的一席之地。

  天文学家是什么呢,那是《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

  这个答案埋藏在朱进心里很多年了。天文学界需要更多小孩好奇的眼睛,需要观测者具有小孩般敢说真话的勇气。培养这种天文精神、天文爱好必须从小开始,而“我们的中学没有开设天文课,与国外的天文教育普及程度,我们不得不承认有距离,”这位有着“小孩”般好奇的天文馆馆长,希望能将更多小孩的眼光吸引到头顶。在那,有一深邃的世界,是个宝藏。

  (朱进:北京天文馆馆长、研究员,中国天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天文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主任,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提名委员会委员13位委员之一。)

  -链接

  冥王星与占星学

  提议太阳系“裁员”或者添“新丁”,成为了近代天文学史上最有争论的议题。2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大会投票决议的内容让世界为之震惊,这不仅仅意味着所有相关教科书的内容都将进行更改,天文学的研究也将发生变化,更为惊愕的是西方占星学的基础理论将面临一次巨大的革命。

  对于冥王星的退位,天文学家烦恼,占星学家也陷入尴尬的境地。冥王星离开,天蝎座极有可能再次被其老守护星火星所主宰,而天蝎座,8宫的概念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而此前一直流传的冥王星与其卫星卡戎将成为“双行星”的说法,也许会给占星学家提个醒。

  (卡戎在希腊神话是一名将灵魂带入地狱的神,因此与中国神话相对应,如果冥王星是“阎王”,它便是“勾魂使者”。)

  卡戎提升为二级行星的提议虽然流产,但冥王星却降级成为“矮行星”,所以如此以来,也迫使占星学家去重新研究把冥王星曾经所司职的领域分担到这些小行星身上。而此时使传统占星术有着长远进步的三颗外行星中现在少了一颗,也势必让占星学理论再次发生巨变。